博彩评测是当自己真正浸淫莱辛的内心世界

时间 2017-06-17 19:46 点击

    终于得闲了,翻翻前几日未及阅读的报纸,猛然发现一条新闻: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以94岁高龄,于本月17日阖然长逝了。
 
    自从2003年第一次踏上北欧的土地,就游历了北欧五国中除冰岛外的丹麦、瑞典、挪威和芬兰四国。而在梅拉伦湖畔的瑞典斯德哥尔摩市政厅,那其间每年在诺贝尔先生逝世纪念日12月10日颁发诺贝尔奖的“金色大厅”和举行宴会的“蓝色大厅”,尤为让人感到兴奋。那段时间,正在疗病期间,相对于自己情绪比较低落,注意力刚刚转移到文学上面,尚未触摸到感觉,而那地方几乎类似一阵强心剂,让我感受到现代文学的力量。
 
    此后,就一直关注着每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而之后,凡是获奖作品,几乎都争取一睹为快。
 
    2003年当年度是南非作家库切,2004年是奥地利作家耶利内克,2005年是英国剧作家哈罗德˙品特,2006年是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连续几年,对我而言,都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接触过他们的作品,而且已经渐渐入门的我,常常会向同事朋友推荐耶利内克的《钢琴教师》和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红》。
 
    好像有点沾沾自喜的,感觉似乎涉猎了全世界所有现代最伟大的文学家。直到2007年,英国作家多丽丝˙莱辛获奖,因为对这名作家,我几乎一无所知,不知道姓甚名谁,更不知道她的作品。
 
    随着她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金色笔记》面市,第一时间收入囊中,第一时间开始阅读。
 
    说实话,读她的作品,开始真有点茫茫然的。
 
    《金色笔记》的故事并不复杂,不过是主人公安娜的一段人生过程:在非洲成长,经历了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然后她接受了社会主义理念,对斯大林主义从憧憬到最终幻灭;再是自己的爱情发展故事,以及随之而来精神层面危机的轨迹。最后,是主人公安娜对自己的人生所作的一个总结。问题在于,她将所有这些,割裂成为五个不同的部分,冠之以在非洲的“黑色笔记”、说政治信仰的“红色笔记”、讲爱情的“黄色笔记”、记精神危机的“蓝色笔记”和最终自我总结的“金色笔记”。初读,时空概念的连续交叉,人物转换的连续变化,让人迷迷糊糊地的,有时还真是绕不过弯来。
 
    我以前与朋友交流时,常常告诉别人,好的小说应该是有故事或者好的思想性,如果兼而有之,那么这部小说就更为理想化了。有专门评论家对莱辛的评价是,《金色笔记》结构本身具有重大的意义,它直接承担了揭示主题的角色,而小说故事却已经退居到注解或者佐证之上了,所谓“形式服务于内容”,她颠覆的同时也创新了文学的基本原理,通过改换文学作品的结构,条理清晰地阐述自己思想,也就是我们说的思想性超越了叙事性。
 
    据说,多丽丝˙莱辛也非常得意《金色笔记》的形式创新,她曾经给朋友写信时,说这部作品是“一次突破形式的尝试,一次突破某些意识观念并予以超越的尝试”。而当时评论界对她的解读,更多是宣扬女权主义或者莱辛对自己成长经历的自传体回顾。说实话,我在刚刚硬着头皮读到一半时,确实也有这样的感受。
 
    然而,这本书是阅读越有滋味,
 
    多丽丝˙莱辛是一位非常有叛逆精神的女作家。1919年10月22日她出生在当时还叫“波斯”的伊朗,她父亲在任一家银行的经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次战斗中曾缺失了一条腿,最终娶了当时是他护士的莱辛母亲。家中保有那种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因为是女孩,她并未被家庭重视,甚至她的名字也是接生婆给起的。5岁,她又随家庭一起迁徙到非洲的南罗德西亚,也就是今天的津巴布韦。
博彩评测是当自己真正浸淫莱辛的内心世界
    莱辛是在母亲的启蒙下,开始识字读书的。而且爱好文学的母亲引导她阅读了大量查尔斯˙狄更斯和吉卜林的小说,在这段时间中,她开始有了自己的座右铭:“我将不同”,也就是有了超越前者的奋斗目标。也就是当时,她见证了非洲殖民统治和种族歧视的黑暗,促使她不断地追寻自己的精神世界。
 
    1939年不到20岁的她结婚,育有一个男孩。但是婚姻只维持了四年,她就逃离家庭投身“左翼读书会”,那是一个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文学团体,主旨是帮助非洲人民反抗殖民统治。二战中,为了保护读书会负责人德国共产党员高特弗里德,与之结婚并再次生育了孩子。随着自己共产主义热情慢慢消退,叛逆的莱辛再次选择了离家出走,寻求自己的精神世界,她带着自己的小儿子和自己第一部小说《野草在歌唱》一起,回到自己种族意义上的祖国。
 
    1950年,以一位年轻女子不幸婚姻故事,反映英国殖民统治下非洲的黑暗和贫困的《野草在歌唱》发表,此文让莱辛一举成名。嗣后,她连续的自传体小说《暴力的孩子们》五部曲出版,依旧是揭露和谴责英国和南非当局的种族隔离政策。这一系列的文学作品,导致南非和南罗德西亚政府颁布法令,从1956年拒绝多丽丝˙莱辛入境。由于这个政策,她直到1995年才又得以回到南非,看望自己在那里的孩子及孙辈;而在三十多年前,莱辛获诺奖的呼声很高时,曾经有一位诺奖委员会成员当面告诉她,“你永远得不到是诺贝尔文学奖,因为我们不喜欢你”。
 
    话说1950年代,英国成长了一批所谓“叛逆青年”作家群,他们被认为是以文学为武器反抗英国传统的一代。莱辛在伦敦的家也因收留和资助过那些无家可归的人,而“幸运”地被划入这个队伍。
 
    如上的历史背景,导致多丽丝˙莱辛能够驾轻就熟地把控那个时代的脉搏,再加上她也能以一个优秀文学家的敏感,积极捕捉到苏联清算刚刚死去的斯大林,从而造成的西方社会信仰共产主义的知识分子思想混乱和分裂的信息。由此,反思殖民统治、反思共产主义,到1962年《金色笔记》的出炉,我们也就应该懂得作家的创作意图,这不是简单的宣扬女权主义,也不是简单的“成长回顾”了。
 
    随着诺奖的颁布,多丽丝˙莱辛的作品在国内市场上越来越多,包括《天黑前的夏天》、《幸存者回忆录》、《特别的猫》、《十九号房间》、《玛拉和丹恩历险记》、《又来了,爱情》、《另外那个女人》等等都已出版,所有这些,我早都收入了囊中。尤其喜欢《特别的猫》,她以人的角度去理解猫,生老病死、尊严伤害、爱恨妒忌,复杂的人性在猫咪身上呈现无异,娓娓道来颇感动人。相信随着莱辛的辞世,更多作品会被引入国内。
 
    多丽丝˙莱辛带着她的《金色笔记》杳然飘逝,去到了属于她的天堂,然而,《金色笔记》的余韵依旧在人世间回荡。读这位脾气暴烈的老奶奶的作品,真的需要静下心来,细细品吮在暴躁背后,那真知灼见的。


上一篇:门罗讲的博彩评测也会让你产生这样的真实感受
下一篇:博彩评测“落选沙龙”同时也举办画展

培训套餐